贵州望谟县坝奔村坝奔组800亩集体土地承包期满难收回

 时间:2018-08-26 00:15:41来源:互联网

核心提示:“一切为了人民,为了人民的一切”,这是各级党员干部必须有的情怀。党员干部要切实做到决策时倾听民众之意愿,执策时充分保障人民之权利,规划发展时珍惜人民之力量,解决矛盾时充分维护人民之利益。群众的事情再小也是大事,群众关心的问题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贵州省黔西南州望谟县平洞街道坝奔村坝奔组村民岑继荣日前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2010年4月20日,望谟县政府以望谟县中源糖业有限责任公司和坝奔村续签了800亩集体土地的承包合同。该合同于2016年4月19日期满后,至今两年多时间,800亩集体土地却未能收回。恳请上级有关部门对此高度重视,采取得力措施妥善处理,切实维护村民们的正当权益。

011.jpg

在提交给上级有关部门的一份书面反映材料中,岑继荣陈述了事情经过:我叫岑继荣,男,出生于1962年9月,布依族,大专文化,是贵州省黔西南州望谟县平洞街道坝奔村坝奔组的一位普通村民。贵州省黔西南州望谟县糖厂成立于1983年,望谟县政府为了发展糖业生产,号召全县各乡镇大力种植甘蔗供给糖厂。县政府领导于1985年到我坝奔组要求承包木耳场(地名)等集体土地面积近800百亩给糖厂种植甘蔗,由望谟县石屯镇乐化村20多户农户来种植。

当时是望谟县糖厂和坝奔村签订15年合同,于2000年合同期满,但在1999年末,“望府发(1999)70号文件”要延续再承包30年。当年12月31日,坝奔村干未经村民同意,自与望谟县糖厂续签订30年合同。后来村民强烈反应要求取消30年的合同期,于2004年3月12日取消“30年合同”,但土地上还有甘蔗,土地还没有交给坝奔。

012.jpg

于是,根据“(2006)16号”文件阐明,经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望谟县糖厂列入全国政策性破产,合同也应该自然终止,但土地上还有甘蔗,仍然没有把土地归还给我们坝奔。2009年5月25日,“望府专议(2009)36号会议纪要”文件精神要巩固糖业发展,就于2010年4月20日望谟县政府再次以望谟县中源糖业有限责任公司和我们坝奔村签订6年合同,继续承包该片土地。该合同已经于2016年4月19日期满。合同期满后,坝奔村委会多次动员并通知种植户清理土地上的所有着物,宣布收回土地,并且在2017年元月12日组织村民168人去查看土地清理情况。

但是种植户男女都出来要跟坝奔村民打架,坝奔村干就打电话报告给当地派出所,于是派出所就来了几位警察才制止事情的发生。

事后,坝奔村组干多次申请平洞办来解决,可县平洞办给予的答复是:“我们无法解决,双方当事人可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就了之。在此,我们的一切期望寄托予望谟县政府,但我们找到县政府十多次,申请望谟县政府给我的书面解决。

但是在县政府的秘书办公室里,在秘书的电话里传出这样的一句话:“怎么写都不能写,一个字都不能写。”我们不得不离开秘书股办公室,出来到县政府外面的门卫处,又接到秘书打来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我们看到的合同是你们坝奔村的和中源糖业公司签订的合同,而不是与县政府签订的合同,不是政府的事,你们去找中源糖业公司,不要来找政府。”

我们无可奈何,同时认为政府是人民的父母官,能为人民排忧解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章第十六条之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为此,我们坝奔村民又委派代表将这“土地收回”问题找到州和省政府,但又把事情批下来给当地政府处理,当地政府若无其事不解决。

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特请求上级领导能为我坝奔村收回土地一事作公平合理的解决。我们坝奔有土地证,承包的合同期满,已超期两年多了,我们自己的土地为何收不回来呢。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增进民生福祉是发展的根本目的。必须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在发展中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牢固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和真心实意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做到心里装着群众,凡事想着群众,工作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为群众诚心诚意办实事,尽心竭力解难事,坚持不懈做好事——这是我们党对各级领导干部的基本要求。“我作为群众推选的代表,集体有近800亩土地将收不回来,找各级政府反映诉求,至今也没有得到解决。请问谁解决得下?谁能处理?谁主沉浮?”贵州省黔西南州望谟县平洞街道坝奔村坝奔组村民岑继荣如是说。(宋媛媛)

(来源:中国法制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