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联合执法”拿不下一个非法炼铜厂

 时间:2018-06-30 07:58:36来源:互联网

百灵生态环境网讯,“有一个很隐蔽的炼铜炼铅厂,外表用养鸽子打掩护,村民一反映就被按下去了。生产好几年了,晚上污染特别严重,据说有官员包庇。”当地人员将非法炼铜厂的地址用微信位置定位后,发给本网工作人员,然后,不无忧虑的说:“我曾经反映给媒体,也没用。”

炼铜、炼铅小作坊是国家明令取缔的“十五小”, 这几年通过环保部门的严查,几乎绝迹,难道在到处都是绿水青山的平阳县还有这样的漏网之鱼?

6月28日上午,本网人员驱车来到浙江省平阳县鳌江区新明村,在乡间小道上,远远望去,绿树葱茏的山脚下,有一旧厂房,大门是银光闪闪的拉链门,门口停着一辆白色轿车。

从房顶冒出一阵阵灰色烟尘。按照村民的说法,晚上冒烟最严重。本网赶到时约12点,正好在排放烟尘。在拍照、录像之后,为避免走漏风声,本网人员未拨打12369,而是直接去了鳌江环保分局。找到环保分局陈局长之后,告诉他某个说不出地址的地方有家企业存在污染,希望带着局长去看看。陈马上指派执法人员金某和一女性环保分局人员,开车跟在本网人员车后面。

图:粉尘飞扬的车间

为了稳妥起见,本网派一位人员和环保人员乘坐一辆车,让环保局车辆跟在本网车后面。路上执法人员多次问厂子在什么地方,本网人员告诉他到了就知道了。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不提前告诉执法人员污染厂家地址的原因,是因为吃过亏。本网人员在其他地方向当地12369环保举报热线把详细地址、厂家名称描述后,经常出现执法人员赶到后,烟不冒了,污水不排了。后来,终于揭开这一秘密,是他们来之前给厂家通风报信了。

环保局执法车直接开到了没有厂名的炼铜、炼铅厂门前,执法人员金某大声喊:“开门!环保局的!”连续喊了几声之后,一个50多岁的男人从门卫小屋窗口向外窥探了一眼,用遥控器将拉链门启动开。

图:废弃的鸽子笼

大门右侧垛着一堵墙一样的鸽子铁丝笼,门口小屋前竖着一块白底黑字的牌子,上面写着:平阳县信悦鸽业专业合作社。

金某三步并作两步,迅速展开拍照,女性工作人员打着伞,也钻进黑色粉尘飞扬大车间,一手捂着鼻子一手用手机拍照。

车间地面黑灰一层,一踩即飞,铁锈色高大的炼铜(铅)炉散发出的热量使整个车间温度至少在五六十度,如果有支气管炎能被憋死。本来天气热浪蒸人,进了车间简直就像烤房。有些粉尘会爆炸,不知这种粉尘有没有这种危险。不知道鳌江镇以及平阳县安监局人员是否知道有这么个老百姓说生产了好几年的非法炼铜(铅)厂?

图:炼成的铜块和地面上黑色粉尘

民工们停下了手脚,他们没有戴口罩,眼神中带着惊疑,有的敞着怀,有的作劳累状一手叉腰,由于汗水和粉尘的浸淫,脸色呈褐红色,胸口因汗水流淌冲积出一条条黑沟。

整个厂区分两个大车间,设备都在运转,大白袋子里装满了不知名的原料,车间外堆着方形类似铝锭一样的黑色金属块。问打工工人厂里是炼的是什么的,回答说“炼泥巴的。”

执法人员金某说,前些阶段对该厂联合查处过,是炼铜厂,没有炼铅。

大概十分钟左右,金某开车离开了炼铜厂。

过了一会,鳌江环保分局陈局长来电说:“前几天,我们联合安监、市场监管等部门组织打击过,让他们停产,并在十天内自己搬迁,现在已经过去三四天了,具体处理结果是有的,因为是派别人去的,不太了解,我们安监这儿都有照片,不知道当时联合执法时,是否贴过封条,厂子没有厂名,没有任何环保手续,厂子主要是炼铜,不知老板叫什么,至今生产了大约几个月时间。”电话中,陈局长好像在问旁边人:“时间?几个月?个把月,据我们调查,个把月是有的。”陈局长认可该厂是非法企业而且顶风违法生产的说法。“一直说要强制断电,打击关闭掉,刚刚已经开出了停产通知书,今天就拆,如不拆,我们就强行拆除。”

其实,说其是小作坊,规模是相当大的。环保局说厂子生产了“大约几个月”(什么叫大约,这也没查清?),而老百姓说生产好几年了,不知谁说的对,也不知谁在撒谎?作为辖区内这么严重的“十五小”非法企业,又是联合执法行动,分局领导为何没参加?更为奇怪的是作为分局局长连老板的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

今天在现场,金某曾说“我去找老板”,看来金某是知道老板是何方神圣。

几个部门联合执法的结果是,厂子依然红红火火,看不到一点被处理过痕迹。有村民说,这个非法炼铜厂有领导保护。这话本网人员是不会相信的。本网相信的是,现在没有哪个领导有这个胆子敢保护污染企业。

到底这家非法炼铜厂子存在至今的真相是什么?希望温州市或省厅介入调查。

本网试图与环保局刘旭东局长联系,以便掌握更多的信息,请分局陈局长提供联系方式,陈让去县环保局问。

本网将持续关注。(文龙 冬青)